新聞 政務 黨建 視頻 圖片 社區 評論 旅遊 電商
客户端 微博 微信 抖音 數字報

人民日報:做閲讀的主人,培養主動閲讀的習慣和能力

時間:2021-04-13 14:57    來源:人民日報  字體:  打印  播報

賈想

在印刷時代,我們談到閲讀,想到的是青燈黃卷、白紙黑字,是人與紙、字與墨的親密時刻。進入數字時代,數字媒介成為語言文字的新載體。我們的閲讀場所從圖書館、報刊亭、書案前,慢慢轉移到微博、微信公眾號和各類移動閲讀應用當中。網絡文學、新媒體文章、音頻聽書這些線上閲讀形式,正在成為閲讀的主流渠道。

線上閲讀建立起四通八達的內容傳播渠道,我們獲取信息的種類和數量更多了。但與此同時,我們卻很難完整讀完類似《紅樓夢》這樣大部頭的著作。微信公眾號的文章經常會標明需要幾分鐘讀完,微博、朋友圈的文字常常不過百字。我們閲讀的總體時長可能在變長,但閲讀時間常被切分成碎片。眼花繚亂的各類讀物分散了我們的注意力,降低了讀者的閲讀耐性。這種追求“即時滿足”的淺嘗輒止的閲讀,有人稱之為淺閲讀。

淺閲讀是相對於深閲讀而言的。現在所説的深閲讀是印刷時代閲讀方式的延續。深閲讀面對的文本往往篇幅更長、難度更高,需要讀者注意力高度集中,持續性投入,由此得到一種“延遲滿足”。人們通過深閲讀獲取的不是想法,而是思想;不是腦洞,而是創造力;不是思維碎片,而是思維範式。深閲讀對於傳承人類的智慧,具有難以替代的作用。

但是,閲讀的深淺是在比較中產生的,我們現在提倡的深閲讀,曾經也可能是一種淺閲讀。一個挑燈攻讀《尚書》的讀書人,可能會認為白話《水滸傳》有些淺顯。閲讀的內容越來越通俗,但世界的信息、人類的知識也隨之得到擴散。淺閲讀在平等獲取知識、普及文化、打破信息壁壘等方面,功不可沒。

在閲讀方式多元化的今天,比辨析深淺閲讀更重要的,是在被動閲讀與主動閲讀之間做出選擇。在閲讀資源匱乏的年代,人們傾向於積極主動的閲讀。而今,閲讀資源極度充裕,“能不能讀到”的問題,讓位於“選擇讀什麼”的問題。面對“亂花漸欲迷人眼”的信息資源,很多讀者患上了“選擇恐懼症”。人們缺少時間和精力去篩選什麼是自己需要的,什麼不是,所以乾脆把選擇權交給閲讀平台,交給智能推送這個新功能,交給強大的算法。

算法透露了數字時代的顯著特徵:人的行為、性格、趣味可以被大數據量化、分析,從而變得可預測、可追蹤。在“推薦”頁面裏,信息的選項看似增多了,但多種多樣的選項不會同時出現供用户選擇,而是一次只出現一個。這樣一來,信息之間的橫向比對、斟酌、辨別,被省略和跳過了。人們面對信息常常只有兩個選擇:喜歡或者不喜歡。長此以往,閲讀平台會根據用户過去的行為數據與趣味模式,“精準投餵”用户想看的信息、愛讀的書。困住人們的“信息繭房”,就是這樣形成的。

因此,重要的是倡導一種主動閲讀的文化。一是主動篩選閲讀資源,從各種算法、各種“推薦”那裏,拿回自行選擇信息的權利。在不被算法裹挾的同時,讓算法成為閲讀的助手。利用算法來明確自己階段性的閲讀需求和趣味,進而調整閲讀計劃。二是主動調配深閲讀與淺閲讀的時間。在難以整合的碎片化時間裏,可以以淺閲讀為主,掌握時效性更強、更務實的信息。有整塊時間的時候,就切換到深閲讀模式,打開書架上的紙質書或者手機裏的電子書,沉浸到一個長篇故事或者投入到高強度的思維訓練當中,沉下心來滋潤我們的心靈、提升我們的心智。在數字時代,培養主動閲讀的習慣和能力,做閲讀的主人,讓多元的閲讀形式和豐富的閲讀內容“為我所用”,才能過上更充實、更有效的閲讀生活。

( 責任編輯:曹婧    新聞報料:8110110    版權聲明